行業熱文

【典型病例】血液灌流成功救治百草枯中毒患者一例

時間 :  2019-09-26


摘要

患者于家中因心情不暢口服百草枯原液150ml,家屬發現后立即給予催吐,嘔吐出大量草綠色胃內容物。后由云陽鎮衛生院120接診,轉至南召縣醫院,該院給予清水洗胃,甲強龍80mg應用,蒙脫石口服等治療,為求進一步治療轉入南陽中醫院,入院時尿百草枯半定量檢測1500ug/ml,入院后即開展血液灌流治療,在對癥治療基礎上,多次血液灌流(8次:2支HA330、8支HA230)聯合床旁血濾,患者病情穩定、出院。


臨床資料

主訴

誤服百草枯原液150ml 4小時余。


現病史:

患者女,45歲。家屬代訴患者于2019年7月5日20:00在家中因心情不暢口服百草枯原液150ml后告知家屬,家屬立即給予催吐,嘔吐出大量草綠色胃內容物;后由云陽鎮衛生院120接診,由于患者不配合治療轉至南召縣醫院,該院給予清水洗胃,甲強龍80mg應用,蒙脫石口服等治療,為求進一步治療轉入南陽中醫院,接診時癥見:患者神志清、精神差、懶言、無惡心嘔吐、無汗出、發病以來未進食、小便正常、大便未排。


輔助檢查:

01

血常規:白細胞(WBC)14.73×10? /L↑,紅細胞(RBC)3.87×1012/L↑,血紅蛋白(HGB)105g/L↑,血小板(PLT)311×10?/L↑,中性細胞百分比(NE%)94.7%↑,淋巴細胞百分比(LYMPH%)4.0%↓,中性粒細胞計數(NEUT)13.96×10? /L↑,淋巴細胞計數(LYMP)0.59×10? /L。

02

血凝:凝血酶原時間(PT)12.1sec,國際標準化比值(INR)1.05,活化部分凝血活酶時間(APTT)20.10sec,纖維蛋白原(FIB)2.154g/L,凝血酶時間(TT)18.60sec,DD0.68mg /L。


03

急診腎功二項:尿素氮(BUN)4.39mmol/L,肌酐(CREA)44.00umol/L。


04

急診心肌酶譜:谷草轉氨酶(AST)18.00U/L,乳酸脫氫酶(LDH)151.00U/L,磷酸肌酸激酶(CK)93.00U/L,肌酸激酶同工酶(CK-MB)12.00U/L。


05

動脈血氣:酸堿度(pH)7.384,二氧化碳分壓(PCO?)33.5mmHg,氧分壓(PO?)86.0mmHg,碳酸氫根(HCO?-)20.0mmol/L,血氧飽和度(SO?) 96.2%,全血剩余堿(BE)-4.4mmol/L。


06

C反應蛋白(CRP):1.70 mg/L。


07

心電圖:竇性心律。


08

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1500ug/ml。


治療過程

患者入院后持續心電監護,聯合胃腸道處理,包括白陶土催吐、活性炭吸附、甘露醇導瀉等藥物應用。盡早開展血液灌流(HA330、HA230),直到尿百草枯半定量檢測為零。大量補液利尿,促進毒物排除,同時注意維持水、電解質及酸堿平衡。保肝、護胃、營養心肌藥物應用。激素、免疫抑制劑應用,同時應用抗氧化、促進代謝藥物應用。活血化淤,改善微循環,抗炎等對癥治療。治療過程中患者出現急性腎損傷,及時給予床旁血濾治療;治療過程中出現氧分壓下降,間斷給予環磷酰胺沖擊治療。

血液灌流治療方案

第 1天

HP(2支HA330,串聯,2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30ug/ml;

HP(1支HA230,距離上一次HP治療2h后,2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3ug/ml;

HP(2支HA230序貫,距離上一次HP治療6h后,4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陰性。


第 2天

HP(1支HA230,距離上一次HP治療8h后,2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 3ug/ml;

HP(1支HA230,距離上一次HP治療6h后,2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 3ug/ml;

HP(1支HA230,距離上一次HP治療6h后,2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 3ug/ml。


第 3天:

HP(1支HA230,2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0-3ug/ml。


第 4天:

HP(1支HA230,2h),尿百草枯半定量測定:陰性。


出院情況

經治療患者臨床癥狀基本消失,未訴特殊不適,家屬及患者要求出院。


摘要

PQ又名克無蹤、敵草快,為吡啶類高效除草劑,易溶于水。中毒后病情危重,病死率高。PQ可經消化道、皮膚和呼吸道吸收,致死病例主要為自服或誤服,成人致死量為20%水溶液5~15mL(20~40mg/kg)左右。PQ經口攝入后在胃腸道中吸收率為5%~15%,主要吸收部位在小腸,吸收后0.5~4.0h內血漿濃度達峰值,在體內分布廣泛,幾乎可分布到各個器官。腎臟是中毒開始濃度最高的器官,也是PQ排泄的主要器官,當腎功能受損時,PQ清除率下降10~20倍。一般口服后約15h肺中濃度達峰值,肺組織PQ濃度為血漿濃度的10~90倍。富含血液的肌肉組織中PQ濃度也較高。肺和肌肉成為毒物儲存庫,達峰值后可緩慢釋放進入血液。

PQ中毒的毒理機制目前認為主要是脂質過氧化損傷,其中對于肺損傷主要機制多認為是氧化-還原反應。急性PQ中毒的救治主要包括阻斷毒物吸收(催吐、洗胃與吸附、導瀉、清洗等)、促進毒物排出(如補液利尿、血液凈化)、藥物及支持對癥治療等,血液凈化如HP清除PQ的作用已基本達成共識,推薦口服PQ中毒后應盡快行HP,2~4h內開展者效果較好,可根據血液毒物濃度或口服量決定一次使用一個或多個灌流器,以后根據血液PQ濃度決定是否再行HP。

本文章中PQ中毒患者救治成功在于以下原因。一、及時阻斷PQ吸收;二、中毒后快速開展HP且多次HP(8次:2支HA330、8支HA230);三、藥物防治肺損傷及對癥治療;患者經綜合積極治療后最終成功救治出院,值得借鑒。


參考文獻:

[1]中國醫師協會急診醫師分會.急性百草枯中毒診治專家共識(2013) [J]. 中國急救醫學 , 2013, 33(6): 484-489.

[2] Paraquat Poisoning: A practical guide to diagnosis, fwst aid and hospital treatment. http://www. syngenta. com/pqmedguide/

[3] 田英平, 蘇建玲, 高恒波, 等. 113例百草枯中毒救治體會[J]. 中國急救醫學, 2006, 26(7): 542-543.

[4] 呂利, 雄陳怡, 歸茜, 等. 百草枯中毒: 挑戰與對策[J]. 中華勞動

衛生職業病雜志, 2009, 27(4): 247-248.

【健帆HA230 一次性使用血液灌流器】

【健帆HA330 一次性使用血液灌流器】


国产黄片